<strike id="pjdyu"><blockquote id="pjdyu"><rp id="pjdyu"></rp></blockquote></strike>

    <tbody id="pjdyu"></tbody>
    <dd id="pjdyu"></dd>
  • <tbody id="pjdyu"><pre id="pjdyu"></pre></tbody>
  • 好运11选5好运11选5官网好运11选5网址好运11选5注册好运11选5app好运11选5平台好运11选5邀请码好运11选5网登录好运11选5开户好运11选5手机版好运11选5app下载好运11选5ios好运11选5可靠吗

      我以我血薦潤之 青春五十周年祭

    1968年10月14日,一位少年已做好了準備,一腔熱血沸騰奔放,欲灑向那廣闊天地,去涂寫人生的畫卷。對于人生的這幅油畫,當事者并沒有什么構思,沒有憧憬,沒有目標,連底線也沒有,這一切都不是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的,被裹挾在洶涌澎湃的社會大潮流之中,隨波而去,唯一可以努力去做的,就是加強個人防護,以防溺水而亡。

    知識青年到農村去,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這聲音,振聾發聵,這是最高指示,毋庸置疑,得到不折不扣的貫徹落實,任何想逆流而動者,瞬間都會被徹底擊碎,化為粉霽,消失在茫茫的歷史長河中。

    1

    秋風秋雨秋煞人,愁淚愁事愁死人。連綿不斷的陰雨從國慶節開始,一直籠罩在濉溪大地上,人們一反常態,期待其一拖再拖,但不可能沒完沒了。14日,天空開始放晴,人們慢慢止住了眼淚,這一刻來到了。男兒及束發,弱冠還尚遠,苛政不盡人情,僅可延宕一年,時局難以改變,少年急不可待,意欲遠走高飛。其欣欣然之情,相對于眾人的戚戚然,顯得頗不合群。自有其原因,少年年初滯留校園,孤燈只影,與烈士遺孤田春迎君為伴,共同陪著廚房鰥夫迎接新春,這種經歷足以刻骨銘心,心智已過早成熟。故此,就像一只放飛的籠鳥,期待著沖向藍天,飛往那廣闊的天地。少年畢竟渾沌初開,全然沒有察覺祖母的眼淚全逆流胸中,當其面不輕示而已。老人稍稍寬慰,這次下鄉插隊,少年尚有長其五歲的摯友陳治歐君作伴,故對陳君千叮嚀萬囑咐,拜托照應。

    2

    一進落戶的村莊,秦樓人民公社兩半秦家大隊,鄉親們的淳樸善良之情便融化了一切,他們將落戶知青奉為上賓,在知青們沒有生灶開伙之前,被分別派送各家吃飯,飯碗里多出了與鄉親們不一樣的美味。懵懂少年即刻被同齡群體所同化,房檐下的麻雀巢,樹上的喜鵲窩,難以再得安寧。生產隊的活計有輕有重,隊長分派少年的工作為其力所能及,獲得的工分是滿勞動力的標準值12分,而參與同一勞作的同齡伙伴卻僅得8分。勞動的歡聲笑語,使少年忘卻了憂愁。

    春節期間,民間社戲如常排演,內容皆為移植的革命現代樣板戲。知青在此突兀成有識之士,成了各種活動的中堅力量,公社在貫徹上峰指示時,舉辦生產大隊生產隊兩級干部培訓班,指定知青享受生產隊級的待遇,應召參與。

    3

    少年巴河遠,天寒草屋新。

    雄雞己酉啼,風雪夜歸人。

    1968年10月15號,翩翩少年落戶巴河岸邊,正式成為濉溪縣秦樓人民公社兩半秦家大隊秦西生產隊社員,邁出了踏進社會第一步。這一步對少年所處的全國共達1750多萬之眾的,特殊年代特殊情況下催生的特殊社會群體,即文革中老三屆上山下鄉知識青年來說,是無奈的一步,沉重無比的一步。從此,這些正處于長身體學知識的青年們,告別學校,告別家中的爹娘,離開生于斯長于斯的城市,離開故鄉,奔赴農村,奔赴邊疆,奔赴祖國的四面八方。

    少年是幸運的,落戶的村莊離縣城區區50里,但那個年代的交通以及鄉親們的生活狀況與當今有著天壤之別,那時距今相隔有半個多世紀之久。

    當年從濉溪縣城前往兩半秦家有兩條道路可供選擇,一條出城向南,涉黃橋,經趙集,過巴河上大秦閘后折向東,全程是縣鄉間簡易砂礓石子路加農村土路,不通班車,全靠步行。一條為沿途經濉溪的宿丁四級公路到閘河,轉向西南方向15里土路可抵巴河北岸,擺渡上岸即是新家。

    經過整整一個秋收秋種季節的相處,余和鄉親們打成一片,已無話不談了。秋種結束,農閑時候到了,直至來年開春才會有農活。離家已久的孩子需回到父母身邊取得慰藉療傷,也求得新的補給。向生產隊長請假,隊長悄悄地說,快去快回,這次就不向大隊部報告了。濉溪至閘河,即有火車,也有汽車相通,汽車票價5角錢,火車4角,汽車上車買票,火車則在站內售票,有逃票蹭車的可能性。摸模小口袋,還有1塊錢,帶在內衣備用吧。全村四個男同學相約為伴,瞄準19:30的最后一班車,天黒容易蒙混過關。

    挨到時間,爬上月臺,閘河車站四等小站,周邊沒有遮攔。列車進站了,已不是當年濉符鐵路試運行時的棚式貨車了,空氣驟然緊張起來了,每個車門都有乘務員把守驗票,沒有以往那么松懈。原來近段時間下放知青返城回家已形成新的客流量,且大為逃票者。沒有辦法,不甘心再跑15里回村,可回到縣城還有40里。豁出去了,待列車啟動開始加速,猛的抓住攔桿坐在車門外懸梯上。列車離站,車門嘩啦啦一聲響打開了,列車員一把抓住衣領將余拎了進去。

  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下放知青,想回濉溪。”

    “為什么不買票?”

    “沒錢。”

    伸手進去,從內衣口袋搜出來1塊錢紙幣,“這是什么?”

    “買飯吃的。”

    “少廢話,補票。從起點站符離集站算起,加倍罰款。正好1塊錢。”

    “操你姥姥的,你家就沒有弟妹下放農村!”一句國罵,差點叫出聲來。一次沒有遵守公序良俗的經歷給了余深刻的教訓,此生就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的情況。

    到了濉溪,下車出站,同行的三位伙伴都沒遭此噩運。他們所在車廂沒有列車長值守,但他們分別在宋疃、青龍山車站又多跳了兩次車。

    1968年~1969年之交的冬季,是余生在濉溪所遇,前前后后歷時最長降水量最大的一場雪,說五十年不遇則無須核定。平地積雪及膝,春節前,治歐兄帶著余尋覓著雪地時斷時續殘留的腳窩,踏著沒膝的積雪到12里開外的四舖區糧站去購買面粉,下放知青還享受著非農業戶口糧油待遇,由國家供應到次年小麥收獲前的五月,六十斤面粉,一個人無論如何是沒本領扛回來的。村東隊的一戶社員殺了一頭改劁的老母豬,雖說豬肉散發著種豬特有的臊氣,且豬皮經煮不爛,但價格便宜,我們還是買了一塊,把豬肉高高的吊在房梁上。

    雪越下越大,加入生產大隊毛澤東思想宣傳隊,移植革命現代京劇《紅燈記》的梆子戲,排練無法再進行了,大隊領導宣布年后過了元宵節再接著干。我們六位知青松了口氣,抓緊回到縣城,準備過年后再趕回來。

    眼看新年就要臨近,卻聽到大街上的高音喇叭,在一遍又一遍地播送《人民日報》社論,"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們,你們要響應偉大領袖的號召,勇于與舊風俗決裂,留在農村與貧下中農在一起,過一個革命化的春節。"余聽得熱血沸騰,2月15號,第二天就是除夕了,決定響應黨中央號召,今天就回兩半秦家生產隊。余與摯友陳治歐想到了一塊,步伐一致,立即乘火車在閘河車站下車,一頭扎進風雪中。順著北風,一路歡快,15里路拿下,登上巴河北岸大堤,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,只是在白雪映照下,我們心急趕路,沒注意而已。轉過堤上的打麥場下到河灘擺渡口,哥倆傻了眼,渡船被冰凍在河中央。原來我們回城后的一個夜晚,一波寒潮來襲,將渡船吹到河中央封在那里,就再也沒有動過。溫度驟降,冰面很快結厚可以承載住人,鄉親們已在河冰上穿梭來回一段時間了。今天的風雪來臨之前,天氣氣溫回升,冰面與河岸已融化了近半米的縫隙。這些都是后話,乃余次日才從老鄉口中得知的,如若膽大,岸上一躍,跳到冰面,踏冰過去無虞。只可惜,當時北風呼嘯,人們早早吃了晚飯鉆進被窩,閑話嘮嗑。那個年月沒有娛樂,沒有電影電視,沒有夜生活,上帝正在考驗著這對敢于與天公作對的小伙伴。

    此時哥倆意見產生分歧,余意趁著肚子不是太餓,一鼓作氣,沿北岸趕往河下游宿縣境的蔡橋,從那里過巴河再逆河流走南岸回村,這樣一去一來10里路,到家里可以好好睡一覺。兄堅持現在風雪正狂,北岸路況不熟,如遇雪掩著的陷阱就麻煩了,不如現在暫避秫秸攢里,待風雪稍息再走不遲。余則撒潑耍賴不聽,以為兄會順著己議跟進,于是不管不顧獨自踉踉蹌蹌頂風冒雪而去。兄則預計余會栽跟頭后反悔,回來求助,結果是險情沒有馬上發生。余走了里許,回頭張望,風雪漫天飛舞,什么也沒有發現,又不愿服輸,只有唱起“抬頭望見北斗星”的革命歌曲為自己壯膽,硬著頭皮沖下去。過了蔡橋,風雪停了,進入熟悉的路面,還真的什么也不怕了。路過廖家、大梅家村后,聽著一陣緊一陣松的狗吠,心想聽到狗叫小鬼就躲遠了。也不去累計途中跌了幾跤,不在乎鞋殼里灌的雪,一步一個趔趄,終于進了熟悉的村莊。這時天空放晴,雖沒有月亮,但星空下的白雪相映,如同白晝,村里的狗個個禁聲,悄無聲息。只聽余腳下,歘歘,歘歘,一步一步的踏雪聲。進了居住的茅草屋,一頭栽在麥草松軟的地鋪上,和衣而睡。

  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被窸窸窣窣的聲音打擾,睜眼一看,兄正在刷鍋,已從井中挑來了井溫水,準備做飯。余一躍而起,哥倆相擁,抱得越來越緊。

    頂風冒雪連夜趕回生產隊,房梁上的老母豬肉高興壞了,年貨終于有用場了。縣城沒有小腳偵緝隊,亦沒有滬上里弄中那認真負責的阿姨,沒有人會上門督查,是秋收秋種中與鄉親們結下的深情厚誼在發酵起著主導作用。

    這場風雪夜歸人,若搬上銀幕,足以憾天地泣鬼神!

    4

    束發小兒,尚在發育時期,身矮力單,鄉親們的木水桶挑起來剛能離開地面,走起路來前沖后撞,踉踉蹌蹌,一擔水挑回家中灑了大半,一不小心水桶脫鉤落入井里,又是綁抓鉤,又是找工具,一番折騰才將木桶撈到地面。于是,陳君主動承擔一切,只是囑咐少年燒鍋攮灶,別再生事添亂,等著吃飯。燒地鍋看似輕松簡單,只因家什不配套,沒有手拉桐木制的風箱,又未參透人心要實火心要虛之律,難免煙熏火燎,一派狼狽相。

    當年的村里衛生條件很差,人群里流傳瘧疾,且常常一年之內反復發作。隨著瘧原蟲的肆虐,冷熱交替肆意折磨著少年,唯一的安慰便是蜷臥于朝陽的麥秸垛里取暖。生產大隊建有衛生室,處方氯喹,其味奇苦,難以下咽,急中生智,即刻發明創造了饃皮膠囊,將氯喹包裹服用。皖北的農村生活條件大同小異,當年全村只有一個現役軍官的妻子床上配備了蚊帳,這也能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。

    5

    1969年夏,兩河流域(此兩河非彼伊拉克兩河,濉溪縣水利局有南北沱河之說)的水土養人啊,少年在半年之中不知不覺的長高了許多,在夏收夏種的雙搶戰斗中,已可以抵上并接近一個整勞力發揮作用了。忘我的全身心的勞作使得肢體發生創傷,造成右手掌指間膿腫,整個手掌腫得就像一個憋足氣的癩蛤蟆,不得不返回縣城進行治療。縣醫院外科病房的走廊里增加了一張臨時病床,手術很簡單,治療也很原始。右手掌手術后預留了三個導流創口,充盈著藥液的棉紗條從一個創口塞進去,分為兩路從另兩個創口導出,每天都要在無麻醉狀態下清洗換藥,簡直就是一個現代版的關公刮骨療毒,痛徹心扉。少年每次都牙關緊咬一聲不吭,表現出了與其年齡不太吻合的早熟。

    6

    新北沱河,這個只存在于縣水利局藍圖中的名字,本縣境內老百姓叫扒河,進入宿縣稱唐河。在流出縣境前拐了最后一個彎,將一個村莊劈成兩半,被彎里環抱的就稱為兩半秦家。河灣處形成了一個溫柔的河灘,沙質淤土的灘涂平坦板結,是一個天然的浴場。約定俗成,日落前那是孩子們和男人們的天地,天一擦黑就換了主人。勞作了一天的人們在那里可以得到身心的徹底放松,他(她)們裸露軀體回歸自然。沒有人覺得原始愚昧貧窮而很知足,在物質匱乏的年代,河岸上茂盛的植被為人們提供了最精心的庇護。

    這樣的自然環境撫育了一個善良樸素的群體,造就了一個伊甸園式的小社會。可是來勢洶洶的政治運動并沒有手下留情,村里的一個善良堅強的婦女在20世紀50年代失去丈夫后,就孤身帶著兩個幼子外出討生活,輾轉東北內蒙等地把孩子養大,不久前剛剛回到故鄉。清理階級隊伍運動時,她又一次被涉及,誰也不曾想到,她竟選擇了一個極為悲壯的動作告別了這個世界,用鋒利的剔刀抹了自己的脖子,血濺五米開外。

    也許由于場面過于血腥,全村人們噤若寒蟬,天一暗后,村中就不見人影。真的不清楚生產大隊的領導出于何種考慮,安排剛剛插隊落戶的少年和陳兄入住血腥味尚未散盡的小院,伴陪那兩個驚魂未定的小伙子。結果是預料中的,事態漸漸得以平息,四個小伙伴也成了朋友。當然這個結果雖難以達到彌平階級裂痕的作用,但也淡化了這個突發事件,事態沒再發酵,運動無果而終。

    7

    買煤,繳公糧,拉石頭。

    下放農村,當年生產隊最先進的機械化裝備,也是余最忠實的伙伴,它就是膠輪平板車。不可小覷這不起眼的家伙什,無論干什么全依仗著它。往地里面送肥料,播種季節用它馱著播種機、種子、藥物跟在播種隊東奔西跑,收獲黃豆靠它從地里拉到打谷場,繳公糧靠它,拉石頭蓋房子也靠它,去縣城買煤炭也非它莫屬,它功能強大,幾乎無所不能。

    下放農村,所有的農具,首先接觸的就是板車。因為其他的活計都要有一定的摸索學習才能熟悉掌握的過程,而利用板車的活計相對來說較為輕松,容易上手。余被分配與半撓小子和丫頭們一起往田里送糞,拉耩子種小麥,到田里裝運莊稼,而余卻享受同伴們150%的報酬。

    在農村生活,隊我們來說除了住以外,就是要解決吃和燒。生產隊分獲的柴草燒完了,不好長期厚著臉皮去拽隊里的麥秸垛,只有回城里向家里討要煤炭,一年也就那么一次,有幾百斤的補貼就足夠了。在隊里借來板車回城里去買,去時還好,一個坐車上休息一個拉,累了就換,可回程重車就慘了。三伏天的驕陽想一想都頭皮發麻,治歐兄決定傍晚出發,趕夜路,天亮前可以回到村里。一路無話,走了40里路程,到了大秦閘,還有10里路就到家了。無論如何腳步都邁不動了,爬到閘頂休息休息吧,那里風涼。一躺下就睡著了,醒來天已大亮。快起快起,在兄的催促下急忙上路,又渴又餓,到賈家村同學熊新民處蹭頓飯,吃飽再說。吃了早飯,天太熱,下午再回吧,又睡了起來,到將半秦家天就黑了。

    麥收結束,該繳公糧了。收糧的糧站在草廟村,河對岸3里路就到。繞到彭橋過河變成7里,不劃算,擺渡過河。哎呦喂,想起來了,春節前風雪夜為什么不走彭橋,多跑了4里路。當時就楞沒想起來,每次趕集買菜都是去蔡橋集,路順習慣了。

    糧食是袋裝的,分解方便,小伙子們有的是力氣。翻過兩個河堤,很快就到糧站,繳公糧的太多,排隊等唄。吩咐會計去買幾斤羊肉,從倉庫帶來了10斤粉絲,去年秋季自己下粉分配剩下來的,放著也是放著。今天中午吃公家飯了,放開肚皮。

    隊里要蓋新房子了,不是什么大事,有人有錢有勞動力。房屋基礎要去山上拉毛石,去哪里呢?趙集十里長山開山的石頭塘子太遠,且山路難走。閘河車站北面的霧山孜村中也有石塘,那里路途相對平坦。原來那個村子就是建在一個剛露頭的小山包上的。一路沒什么復雜的路況,伙伴們放心讓余掌轅,從濉河大堤向古饒街一路下坡,輕松愜意,一不小心,重載的板車撒歡放飛,一個車輪離開地面上揚,另一側輪胎著地持重,車輻條終于支撐不住重力,變成90°,嘭的一聲,輪胎爆炸,整車石頭翻倒路溝里。“回家去拿個新車底盤來,我們在這等你。”自釀的苦酒自己喝,自己惹禍自己承當。

    1969年冬,新汴河工程正處于攻堅階段。緣例,生產隊選派出最強壯的勞動力出征河工工地,那年代可是要靠手挑肩扛把一筐筐泥土掘出并運上高處筑成堤壩的。國家連以工代賑的標準補償都無法保證,生產隊仍需自籌部分資金,用于出勤人員的吃住行。所謂吃,即是生產隊出糧食出錢,讓每個人每天可以吃飽飯以保證體力,每天能有一餐豬肉燉粉條。所謂住,即集體負責搭建窩棚,由民工自帶被褥。所謂行,標準更低,載負著未來吃住所需物資,步行數百公里前往工地的人們,滿足他們途中不至于餓肚皮而已。

    陳治歐君本不在選定的勞動力之中,但他主動請纓,加入了這個隊伍。不必進行粉飾,此舉免除了需自己操勞一天三餐之累,同時掙得了工分,還擺脫了單身孤影面對漫長的嚴冬,因為這時候少年已脫產前去公社所在地的高中求學。

    8

    陳君,1966年應屆高中畢業生,學習優秀,多才多藝,是學校的軍號手,笛子二胡小提琴樣樣拿得起,放得下。只可惜出身工商業兼地主的家庭,一直低調行事,小心翼翼的生活著。少年是其摯友,這種友誼超越了年齡,超越了階級。陳君祖父當年來往于上海漢口之間經商,是舊上海大新公司(上海一百的前身)的股東之一,居住于福建中路香粉弄的一座三層小樓里。1967年冬,陳君曾謀得押送縣食品公司送滬生豬的臨時差使,見到了祖父最后一面。少年則是在數年以后受其委托,利用出差公干的機會看望了老人家,這可能是老人最后一次見到家鄉的來人了。坐北朝南的樓房很精致,這座原來屬于老人家的樓房已經易主,老人被逼蝸居在樓下的一間不見陽光的房子內,但一進門,滿屋子紅木家具油光锃亮,仍映射著老人當年的風采。

    9

    1969年夏,被分散瓦解的紅衛兵已基本上被上山下鄉,已不可能再次興風作浪,教育部門也開始部署復課鬧革命。縣里撤區并社進行了行政區劃重組,原來小規模的人民公社被撤銷合并,兩半秦家大隊也隨秦樓公社的撤銷成為新的古饒公社的一部分。古饒公社境內的縣屬古饒中學相對基礎較好,很快就籌備就緒,開始招收高中新生。鄉親們立即敞開淳樸善良的胸懷,少年被推薦送往古饒中學脫產就讀高中,生產隊基本口糧照常分配,沒有哪位鄉親發牢騷講怪話。1970年夏,國民經濟亟待復蘇,縣城及其相關地區急需增加新工人。經過層層分解,招工計劃指標分配到公社,每個生產大隊雨露均沾。雖然對下放知青沒有戴帽指標,但蘊含著側重性。沒有人寫條子打招呼,沒有明顯的暗箱操作,正在高中讀書的已成長為青年那位少年接到通知,即刻去公社衛生院招工體檢。這突兀其來的消息讓他有點發懵,壓抑住對知識渴求的欲望,以解決眼下的生計為重,結束了為期兩年的插隊知青生活,成為了一名產業工人。

    10

    陳君,就這么默默的看著一同下鄉插隊的伙伴們一個接一個的離開,但他毫無表情的安心過著自己的日子。大隊領導將他調整到另一個條件稍好的生產隊繼續落戶,并安排其進入秦樓學校里的戴帽初中去做民辦教師,負責教授英語,對于接受過高中階段良好的全程教育的他來說,這是不成問題的。總之,鄉親們沒有歧視他,也盡其可能的對其關照。能有這種局面,應該是陳君的個人人品和淳樸善良的鄉親們互動的結果。直到當年的少年在工廠服務了六年,搭上另一個班車駛往安徽大學后,陳君才在有關部門最后一次大面積的解決老大難知青問題時,得以進入淮北礦務局水泥廠做工。看來,上帝只偶在閑暇之余才去眷顧一下弱勢群體,且并不持久。陳君沒有氣餒,他不惜透支身體,靠他扎實的功底考取了礦務局職工大學建筑系,脫產學習,并成功蛻蛹成蝶,成為了一名建筑工程師。1994年,上帝又打盹了,再次令人失望,災難又一次降臨,46歲的陳君因心臟病英年早逝。噩耗傳來,當年的少年悲痛萬分,操持主辦了摯友尊兄陳治歐君的后事,送他最后一程,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。

    置此青春五十周年祭,拙作亦奉獻給另一個世界上的兄長,以慰其在天之靈。兄長啊,我們以自己無奈的青春無愧于那個年代,這就是我們的人生,白駒過隙半個世紀,你在那邊還好嗎,你安息吧!

    11


    近期,馮小剛的《芳華》管中窺豹,真實反映了那個年代五彩斑斕的歲月。影片放映后引發議論紛紛,褒貶不一,我坦言,我屬贊成派。

    觀《芳華》。這是一部貼近人性的力作,影片中的每個人的人性都得以自由綻放,釋放了人性的自私,詮釋了人性的奉獻,揭橥了人性的沉淪,闡述了人性的覺醒,形成了人性的升華。對此,無須主觀的預設定性,避開竭力說教,譴責聲討無效,悲花嘆月多余。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,每個個體有著自己獨特的感受,每個個體存在著不可復制的背景,每個個體有著獨具特色的經歷,每個個體會有自己的答案,這是他人無法分享的財富,將滋潤著當事者的人生。

    12

    好运11选5{{转码主词}官网{{转码主词}网址